作家網

首頁 > 文壇動態 > 正文

陳曉明:構建中國文學的偉大傳統

陳曉明在國學論壇上為“文化強國”支招:
構建中國文學的偉大傳統
 
  以 " 文化強國建設的目標與路徑 " 為主題,由國務院參事室、中央文史研究館主辦的中央文史研究館第八屆國學論壇于 6 月 8 日在京舉行。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陳曉明在主旨演講中提出:繼承和光大文學的偉大傳統,必然是文化強國的基礎。
 
  文學的傳統在于順應時代變化
 
  陳曉明先從傳統文化談起," 先秦時期可以說是文史哲不分家。以我們今天所用的在晚清才成熟起來的審美意義上的文學概念來看,先秦的《詩經》《楚辭》,諸子百家的文章言說,直到漢賦樂府、唐詩宋詞,詩文中國可謂源遠流長。" 陳曉明認為,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民族,像中華民族這樣重視文章文學," 文章乃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 ",古之學子的追求是: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進入現代中國,文學更是承擔了改變社會之重任。" 固然,中國現代文學革命是在激烈批判傳統、改變傳統的前提下開辟出現代道路,但五四時期的白話文學革命并非憑空從天而降,或平地而生。五四新文學也是在繼承革新傳統,促使傳統文學脫胎換骨完成現代轉型。"
 
  陳曉明對 " 文學的傳統 " 給出了特別的注腳:文學的傳統之所以有生命力,就在于它生生不息,順應時代變化,有革新,有創造。傳統總是默默堅韌地存在、生成或者在變革中更新自身。
 
  陳曉明專門分析了中國四大名著各自的源流:《西游記》繼承了民間志怪神話傳統;《三國演義》是正統的史傳傳統;《水滸傳》是唐宋傳奇傳統,融合了民間戲曲故事傳說;《紅樓夢》是中國傳統文學的集大成和再創造。它們都是文學發展到明清小說時對傳統的繼承和革新。
 
  偉大文學傳統在當代發揮作用之時,一定是中國文化強盛的時代
 
  " 只有當代的卓越才能承繼偉大的傳統,也只有卓越的當代才能證明傳統的偉大。" 陳曉明將鏡頭對準了當代文學。他提醒大家注意一個現象:在中國社會趨向現代化和全球化的時期,中國當代文學卻轉向書寫鄉土中國,更深地回到傳統。
 
  傳統文化逐漸顯山水始于上世紀 90 年代,文學再次充當了時代變化的晴雨表。拉開中國當代文學崇尚傳統文化序幕的有兩部代表作,均創作于 90 年代初,作者均為陜西人:陳忠實的《白鹿原》和賈平凹的《廢都》。
 
  《白鹿原》在主流評論界被推為新時期以來首屈一指的長篇小說。陳曉明更進一步闡述:小說描寫白鹿原上白鹿兩家興衰成敗,榮辱更替。象征著幾千年宗族社會傳統價值的祠堂對比著廣場上雜亂更替的象征著現代暴力沖突的戲臺,各自演義著沒落的古代傳奇和劇烈的現代戲劇。白鹿兩家后代都投入了時代沖突中,不再是白鹿兩家的爭雄,而是誰能辨識現代的方向。在 20 世紀的大變局中,陳忠實重新思考了傳統文化,他為中國文學的現實主義傳統正名,為當代中國文學書寫大文明的傳統立下新的界碑。
 
  賈平凹的《廢都》曾因為性描寫遭致激烈的聲討和批判。陳曉明坦陳,這些問題依然存在,但該小說對古典美學的追求則是鮮明的。之后的賈平凹把視角轉向了泥土和大地,《秦腔》《古爐》和《山本》可視為秦地三部曲。" 他越寫越土,越寫越狠,他不再講述個人的故事,不再有空靈和性情,這里有大地和死亡…… " 陳曉明又談到了賈平凹的語言美學," 他由明清而唐宋,由唐宋而秦漢。中國作家在 21 世紀初期反倒更迫切地要建立起與文學傳統的聯系。"
 
  " 這就是中國文學傳統在當代的承繼和生長,當代中國文學接續傳統命脈而又開辟出面向未來的道路。" 在陳曉明的演講里,還有莫言、曹文軒、劉慈欣……他們的文字正在被世界閱讀,正是這些杰出的當代文學構建起了中國文學的偉大傳統。陳曉明相信:偉大的文學傳統在當代中國發揮作用的時候,一定是中國文化強盛的時代。
 
來源:文匯報 
作者:江勝信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1/0610/c403994-32127323.html
 
 
国产亚洲日韩欧洲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