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網

首頁 > 文壇動態 > 正文

網絡文學的輕與重

網絡文學的輕與重
 
  網絡文學是大眾文藝之一員,自然是有其娛樂功能的,然而人們的“娛樂”觀念往往是偏頗的。有人以為娛樂就是一時感官刺激,追求片刻歡愉即可,并不需要深究網絡文學的精神作用,也有人對網絡文學提出了高不可攀、不切實際的精神表達目標,凡此種種,都是對“娛樂”功能的誤解,是不了解“娛樂”的精神機制所致。
 
  文藝達成娛樂功能,是在“想象-體驗”活動中發生的,是在即時的情緒反應中得以呈現的。我們的情緒是對外部世界和自身狀況的評價系統,當我們在文藝體驗中獲得了各種精神進益,情緒系統做出了積極評價,我們就會感到愉悅,對自身狀態做出肯定性判斷,以鼓勵我們繼續進行這種有益的生命活動,這種精神獲得感所導致的愉悅反應,就是娛樂效應的基本構成。所以凡是娛樂,必有所得。
 
  在大眾文藝體驗中,認知-行為模式的建構效果,情緒系統的喚醒和優化效應,則是最可能帶給我們獲得感的精神進益。依據體驗活動中精神負擔的輕重來考量,大眾文藝既能帶來低負重的舒爽感,也能在精神跋涉之后,帶來有效精神建構的深度愉悅。
 
  為什么那些閱讀感受來得沉重,帶著抑郁氣質的作品,如網絡小說《詭秘之主》《從紅月開始》《第一序列》,這些“藍調”的、并不追求舒爽效果的“重小說”,也能受到廣大讀者最炙熱的追捧呢?正是因為它們觸及了我們內心深處被層層包裹起來的沉重地帶,又給我們帶來了精神安置效應,帶來了精神建構的深度愉悅。《詭秘之主》《從紅月開始》《第一序列》都是怪物神話敘事,它們用新穎的象征體系表現了現代人類的精神困境,展示了人性深處的暴風驟雨,反映了創作者的獨特精神狀態和創作才華,在世界大眾文藝譜系中,它們獨具創造性,呈現出神奇耀眼的文學景觀。如果一種文藝現象普遍存在于世界各地,那一定是因為它對人類有用,怪物神話敘事因為對人類生存極為有用,就成為一個偉大的敘事傳統,而網絡作家們不讓《西游記》《魔戒》專美于前,不斷奉獻著自己的怪物神話創造。
 
  怪物,無論是《詭秘之主》中來自于超自然力的怪物,《第一序列》中來自于科技冒險的怪物,還是《從紅月開始》中兼有超自然力和科技成因的怪物,都是威脅人類生存的重大危險的象征物。怪物敘事向來是人類生存危機的警報器,文藝作品中的怪物形態越是獨特,怪物品類越是豐富,主要人物戰勝怪物的智慧、職業技能越是高超、真切,對于人類的教益就越大,作品的價值就越高。
 
  是的,人類的生存是第一序列的文藝課題,需要我們通過文藝體驗,全力發展個體和群體的生存智慧和情感系統。
 
  情緒是最核心的情感活動,我們的每一種情緒都有自我實現的操作模式,都有對應的文藝類型,通過文藝體驗,我們把自身的每一種生理-情緒反應模式加以運行和優化,并從中獲取精神認知的成果,這正是網絡文學——大眾文藝的基本任務。
 
  那些怪物神話敘事的優秀作品,是如何讓讀者達成深度愉悅的呢?
 
  其一,怪物敘事創造新奇的威脅情境及其背后的“世界”架構,奇異的角色和職業體系,主角應對危機的行動線索,意在架構一個情境-認知-行為系統。
 
  如《詭秘之主》中另類的神秘詭異的情境、豐富而層級分明的職業體系,《第一序列》中主要人物豐沛的精神力量、心理特質和行為特征,《從紅月開始》中奇特的怪物形態和精神污染效應,都令我們拍案驚奇,體驗活動的興奮度極高,各種角色與我們的精神結構的融合程度都非常之高。
 
  這些小說中,怪物和駕馭、戰勝怪物的職業技能體系,都是超自然、超日常的“神力”或奇特的科技所創造出來的,似乎與現實生活無關,但其實都對應著人們的生存、發展所需要的底層思維邏輯,都是在為人生預設基本的思維程序、倫理-行為模式,這些神奇的故事情節都包含著各色的危機情境和解決方案,為我們的想象-體驗知識譜系,增加了恐懼“心理標簽”的品種,這都極大地滿足了我們的精神探險的欲望,增強了我們認知危機的精神能力,我們也從主角應對危機的認知——行為模式中,獲得教益,產生了精神建構的獲得感。
 
  其二,怪物神話敘事往往能夠充分調動我們的恐懼、焦慮和憤怒情緒反應,又通過情緒轉換和優化,讓我們到達自我肯定的愉悅心境,以完成敘事任務,這是作品的主控情緒或情感主題。
 
  怪物敘事圍繞這些主控情緒反應,組織情節、設扣和解扣,如在《從紅月開始》中,突發災變——“紅月亮”出現之后,產生了各種奇怪的“精神污染”危機,無數的普通人瞬間變成了被操縱的怪物,讓讀者體驗到各不相同的死亡和身心異變的恐懼情境,誘發人們對失去自我的憂慮,而怪物源源不斷,怪物危機是每一段情節發展的源頭。
 
怪物敘事固執地喚醒人類的恐懼、焦慮和憤怒情緒,是因為它們都具有很強的生存保障意義,它們用不適感受促使我們采取適宜的行動,恐懼情緒幫助我們對生存威脅保持警覺,在危機面前做出逃避或戰斗的適宜應對;焦慮使我們對未來的危機保持思慮強度,促進洞察力和預見力的產生;憤怒則可以動員和組織我們的身心力量,對侵犯行為作出有力反擊,這些情緒都是我們應對危機所必須的身心反應。所以必須有適配的文藝類型、故事情節來強化人類這些情緒反應機能,怪物敘事根基于此。
 
  然而這些情緒會帶來不適感,長期處于這些情緒籠罩下會消磨我們的意志,所以怪物敘事會依靠主角積極而智慧的行為消除危機,把不適情緒及時轉換為愉悅體驗,引發精神松弛和快慰感,建構情緒運行、轉換、優化的有效通道,促使我們建構正確有效的身心機制,《詭秘之主》《從紅月開始》《第一序列》都用嫻熟的大跨度的、張弛有度的情節過程來優化我們的情緒反應,帶來自我肯定的欣慰感。
 
  其三,當人們處于生存和尊嚴被威脅的情境中,人類個體精神磨損極大,人們除了依仗自身的智勇和堅毅,也期盼從家人、伙伴身上獲得信賴、鼓勵,獲得情感上的支持。這是人類親社會行為和倫理觀念的發生緣由。
 
  《詭秘之主》《從紅月開始》《第一序列》都創設了主角的“家人”、同伴以及同事間的深厚情感關系,建立了互相成就的精神支點,建構了牢固的人類情感連接,人們并肩戰勝各種死亡威脅和精神失序危機,在靈魂下墜恐慌中獲得彼此的承接,強化了人類的親情、友情和信義價值觀。
 
  這些作品令我們心里有底,獲得人間的溫暖也是一種深度愉悅。
 
  當我們自主地、自由地、可選擇地進行“娛樂”的時候,會在自我建構需求推動下負重而行,因為深度愉悅更有價值,也更為難得。
 
  (本文作者王祥,魯迅文學院研究員,中國作協網絡文學委員會委員,中國作協會員。學術專著《網絡文學創作原理》為高校教材。)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王祥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1/0611/c404027-32128211.html
 
 
国产亚洲日韩欧洲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