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網

首頁 > 文壇動態 > 正文

網絡文學正邁入轉型升級發展新階段

《2020中國網絡文學藍皮書》發布——
網絡文學正邁入轉型升級發展新階段
 
  日前,中國作家協會發布《2020中國網絡文學藍皮書》(以下簡稱藍皮書)。藍皮書對過去一年中國網絡文學在作品創作、理論評論、產業發展、國際傳播、人才建設等方面的發展狀況,進行了全面回顧和總結。
 
  2020年,網絡文學發展有什么新趨勢新亮點?在高質量發展進程中還有哪些不足和短板?產業發展和海外傳播有哪些新變化?記者采訪部分網絡作家、網絡平臺負責人和網文研究專家進行解讀。
 
  現實題材作品占60%以上,但質量仍需提高
 
  藍皮書指出,2020年,網絡文學的題材結構進一步優化,現實題材占比進一步提高。在各大網站平臺發布的年度新作品中,現實題材作品占60%以上。抗疫與醫療、脫貧致富、工業與服務業等創業題材,成為2020年現實題材的突破點。
 
  2020年,一批優秀現實題材作品受到網友熱捧。《特別的歸鄉者》《故園的呼喚》《桃源山村》《無二無別》等,正面描摹新鄉村的創業史,傾力塑造了歸鄉者的時代新人形象;《共和國天使》《逆行者》《白衣執甲》等聚焦抗疫,書寫最美逆行者等。
 
  網絡作家何常在表示,從最近的現實題材創作可以看出,網絡文學多了對現實的思索以及對生活的探討,多了宏大的立意,多了對小人物命運悲歡的關心,說明網絡作家日益成熟,對現實題材的探索之路,更加有寬度與廣度了。
 
  現實題材創作強勁,離不開國家和社會的倡導和引導。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網絡文藝委員會委員桫欏觀察到,2020年,從中國作協到地方作協和文學網站,都出臺了一系列措施鼓勵現實題材創作,像中國作協組織136名作家發出的《提升網絡文學創作質量倡議書》以及一些地方和平臺舉辦的現實題材征文大賽等,營造了現實題材創作的濃厚氛圍。
 
  不過,現實題材作品占比增加,真正能叫得響、傳得開、留得住的精品佳作仍較少。桫欏指出,有些作品不過是流水賬式的生活記錄,缺乏基本的文學品質,質量亟待提升。同時,關于現實題材創作還存在模糊認識,例如一些作品中的世界觀雖然沒有突破客觀規律,但仍然是以空想為主的虛構生活,像一些體育競技文、霸道總裁文等,算不算現實題材?這需要從理論上進行辨析。
 
  網絡文學對文創產業的貢獻進一步提升
 
  IP依然是網絡文學產業發展的重要方向。藍皮書指出,2020年,網絡文學繼續發揮龍頭和核心作用,拉動下游文化產業總產值超過1萬億元。據統計,2020年中國數字閱讀行業產值達372億元。網絡文學版權由獨立運營向合作、聯動開發發展,逐漸形成全IP運營生態,網絡文學對文創產業的貢獻進一步提升,網絡文學行業進入轉型升級發展新階段。
 
  年度爆款劇《慶余年》屢上熱搜,《大江大河2》等現實題材改編作品引發觀看熱潮。據不完全統計,2020年全年網絡小說改編的影視劇目在140部左右,在熱度最高的網劇中,網絡文學改編的比例達60%。
 
  南開大學文學院教授周志強認為,網絡文學進一步走向“IP化”是一個值得肯定的趨勢,網絡文學正處在關鍵的轉型時期,需要跟影視聯手,開拓新的市場,煥發新的活力。
 
  不過,隨著網絡視頻平臺不斷擴張,音視頻娛樂成為主流消費形式,導致數字閱讀行業流量明顯下降,網絡文學市場也受到直接沖擊。截至2020年6月,我國網民的數字閱讀App使用率相比半年前下降了0.8%,在各類手機中的使用時長占比從上年的7.2%下降至4.6%。
 
  晉江文學城總裁劉旭東認為,人們直接進行文字欣賞的時間在變少,但這并不意味著網文正在走向末路,相反文字作為高效低成本的創作工具,依舊有頑強的生命力,其快捷的發表和評價體系有利于從中篩選出好的作品,成為IP開發的源頭。這種趨勢下,不妨讓其回歸文學本身,堅持開放包容的宗旨,豐富題材類型,保留火種,讓網文盡量走得更遠。
 
  在首都師范大學美育研究中心教授許苗苗看來,信息技術革新,網絡生態更加多樣,網絡文娛可選項目增加是良性發展。不同項目之間不單純是相互替代,而可以共同繁榮。受到挑戰的,是某些網文類型,比如戲劇化夸張搞笑的這類作品在文字描述時強調視覺效果,容易被改編為短視頻,但這類作品不是網文的全部。視頻的外部沖擊是放進網文行業的鯰魚,可以有效打破壟斷模式,促進行業更新。
 
  網文出海從內容傳播走向機制輸出
 
  藍皮書指出,2020年,網絡文學界更加注重國際傳播的方式和質量,海外實體出版合作進一步深化,在線閱讀覆蓋用戶持續擴大,產品布局初具規模,海外投資外延擴大,網文出海從內容傳播走向機制輸出。
 
  數據顯示,中國網絡文學共向海外輸出網文作品10000余部,其中,實體書授權超4000部,上線翻譯作品3000余部。網站訂閱和閱讀App用戶1億多,覆蓋世界大部分國家和地區。
 
  網文出海從作品傳播走向更深層次的機制輸出:一是建立海外付費機制,為海外讀者量身打造本土化付費閱讀體系,建立起付費訂閱、打賞、月票等機制;二是建立翻譯機制,進行翻譯孵化和翻譯質量控制,對職業譯者進行培訓考核;三是輸出原創機制,支持海外作者原創,對國外原創作家進行培育扶持。
 
  山東大學文學院副研究員肖映萱認為,目前,在官方的扶持推動、網站的主動出擊、歐美讀者的自發翻譯下,作品的輸出和翻譯已初具規模并頗有影響,在這些中國網絡小說的翻譯平臺中,也出現了海外讀者模仿中國網絡小說進行的網絡類型文寫作,同時也把中國網文的生產機制推廣到海外。這不僅對網文有序成規模地走出去提供了保障,也有助于樹立中國文化在海外傳播的形象。
 
  隨著網文不斷走出去,一些短板和不足也顯現出來。翻譯是制約網文出海的重要因素。從搭建渠道、版權售出到翻譯作品過程漫長,翻譯成本居高不下。海外粉絲的自發翻譯收入沒有保障,機器翻譯的質量尚不能令人滿意。
 
  中國作協網絡文學研究院研究員馬季指出,翻譯是一項龐大的工程,機制完善需要一個漸進的過程,我們現在應該做的是將優秀的網文譯介出去,這在一定程度上是一個文化交融的過程。好的作品翻譯出去,不可能每一部都產生影響。在不斷積累的基礎上總結經驗,花上10年到20年工夫,網文出海就一定能取得不錯成績。年輕的寫作者或許自己就具備翻譯能力,工具翻譯永遠只能是輔助。隨著技術的不斷進步,智能化也是一個方向。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劉江偉 張國圣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1/0602/c404027-32119878.html
 
 
国产亚洲日韩欧洲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