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網

首頁 > 文壇動態 > 正文

《北漂詩篇》:勞動者的詩記

 
師力斌
 
新作談|《北漂詩篇》:勞動者的詩記
——關于《北漂詩篇》的一次對話
 
  “北漂”是一個眾所周知的概念。可“北漂詩人”作為一個覆蓋眾多行業數量龐大的群體,卻少有人知。從2017年開始,師力斌與安琪開始著手《北漂詩篇》的編選,2021年5月出版第四卷。他們對“北漂”詩人詩作的梳理,對“北漂”詩群的發掘,從某種意義上講已經超越了文學的范疇,這是一種文化的發現,是文學深度社會性的表達。“北漂”詩歌中蘊藏著當代中國社會豐富的文化訴求和創造性的文化想象。所以,圍繞《北漂詩篇》的對談是一件有趣,同時也是有意義的事情。
1-4卷《北漂詩篇》書影
 
  陳濤:首先祝賀《北漂詩篇》第四卷出版。我想如果不是疫情的緣故,從2017年至今應該會出版五卷了吧?為何想去編選這樣一系列詩集?
 
  師力斌:謝謝。因是網絡征集編選,受疫情影響不大。每卷進度是這樣的,次年編選上年作品,因此有時一本會跨兩年。《北漂詩篇》是北漂詩人的一次集中展示。隨著改革深入、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系的逐步建立、戶籍制度的改革和農村剩余勞動力的增加,人口流動時代到來了。據統計,1995年北京市的流動人口從1994年的63.2萬人,一躍增加到180.8萬人,增加了兩倍,2000年北京市流動人口的數量達到256.1萬人,十年后年達到704.7萬人,平均每年增加40.78萬人。外來北漂者已不限于藝術、詩歌、影視、音樂等藝術家群體,各行各業的人群涌入北京,尋求發展空間和生存機會。特別是零售、餐飲、家政、建筑、保安、快遞等第三產業從業者,以及大量的農民進城務工人員,成為北漂的重要群體。在早期圓明園畫家村之后,新的“北漂”詩人群體出現了。除了宋莊、皮村等地,越來越多的“北漂”詩人散居京城各地,活動頻繁。
 
  2016年底,詩友安琪提出,能否編一本“北漂”詩選,為“北漂”詩人提供一個展示平臺。我覺得這是一個重要的想法。以底層勞動者為主體的草根階層,盡管是城鄉建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但在我們的文化傳播中卻難覓蹤跡。對于許多“北漂”詩人來講,他們的生活狀態、文化訴求只存身于自己的詩歌當中,多放在抽屜或手機里。即使在詩歌圈,這些詩人也付之闕如。緣此,“北漂”詩選就有了特別的意義。
 
  陳濤:可以預見,編選這樣一系列詩集,它的經濟效益應該不會太好,當時出版的時候是否很困難?另外,雖然北漂詩人很多,但是他們散落于城市的各個角落,如何去發現他們也是一件困難的事情,你們是如何做的?
 
  師力斌:是這樣,出版新詩一般來說無法談經濟效益。幸運的是,中國言實出版社是一家有情懷、有擔當的出版機構,特別注重社會效益。編選《北漂詩篇》的想法得到了出版社社長王昕朋先生和他的同事們的大力支持。這樣,編選國內文學史上第一本北漂詩選的設想很快就得以落實。
 
  發現“北漂”詩人主要靠網絡。2016年12月14日,我和安琪在微博、微信等網絡平臺發布了公開征集啟示。這個啟示能清楚地呈現了編選思路:
 
  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新世紀以來,“北漂”一族已經成為首都經濟社會的重要建設者,以及首都文化的重要建設者。北京作為首都,以其各方面的優勢成為全國各地外出謀求發展的有志之士的首選,“北漂”一詞應運而生。“北漂”一族作為高速流動時代一個特殊的社會群體,身歷物理與精神的位移,其文化創造力不可忽視,“北漂”詩人群體更是其面貌獨特、富有活力的一群。他們分布在北京的各個行業,許多已取得豐碩成果,但作為一個群體現象尚未得到充分的重視和研究,目前尚無任何一本詩選予以記錄。我們希望能夠借助這個詩歌選本,為北漂詩人作證,你們的青春、你們的激情、你們的創造力和想象力……
 
  該啟事使用了一個令人矚目的說法,“北漂詩人首部大型詩集”。正是這個啟示開啟了北漂詩篇的歷史。啟示發布后,收到了大量來稿,陌生的名字紛紛進入我們的視野。我和安琪都注意到,北漂詩人大都處于匿名狀態,寫詩不為出名、掙錢,甚至不為發表,如果不是這套叢書在網上公開征集,許多詩人都不投稿。比如,我在天涯論壇發現一位叫樂源靜雯的詩人,寫得接地氣,但已經是幾年前的詩歌帖子了,我只能在論壇留言,等了很長時間才聯系到她本人。我們發現,每一首詩都是一個人生瞬間,每一個詩人都有故事。一位網友曾跟我說,看到的北漂詩人只是冰山一角。水面下的北漂者又有多少呢。
 
  書稿編排過程中,“北漂”詩人不識北識計了封面和內文版式。安琪貢獻了幾十幅精彩的鋼筆線畫作為插畫。2017年4月,第一部北漂詩人詩選《北漂詩篇》公開出版,共收錄北漂詩人158名,詩歌417首(組)。“北漂”詩人這個龐大的詩人群體首次集結亮相。之后,連續出版了《北漂詩篇》2018卷、2019卷、2020卷,共收入作者580人次(有的詩人多次收入),約400位詩人,詩歌約1500首(組)。400位詩人,占不到北漂總人數的萬分之一,但已經是一個龐大的精神駐地,就像《詩經》是一個龐大的精神駐地一樣。一個保安就是10個保安,一個保姆就是100個保姆,一個快遞就是1000個快遞、10000個快遞。400位詩人,400種經歷,400種面目,400種情感,400種文化想象,放在當代中國,也相當壯觀。
  
  陳濤:的確,每一首詩都是一個人生瞬間,每一個詩人都有故事。我很好奇,怎樣的詩人才算是“北漂”詩人?是根據他們是否有北京戶口來判斷嗎?當你面對他們的作品的時候,你的選擇標準是怎樣的?
 
  師力斌:是的,詩選面向漂在北京沒有北京戶口的詩人,他們可能在北京工作了很多年,但沒有解決戶口。入選詩歌主要考慮作品本身,而且反映“北漂”生活的詩歌優先考慮,要接地氣,有生活質感,正如安琪所說的“活出來的詩歌”。在編選第一本的時候,考慮到之前有很多優秀詩人長期“北漂”,卻剛好在編選前離開北京,不再具有“北漂”身份,就特意設置了一輯,比如梁小斌、白連春等代表性詩人,將這些曾經的“前北漂”詩人呈現,作為歷史紀錄。總體上講,還是以詩歌質量為首要考慮因素。當面對那些在生活的間隙里寫下的生動文字時,常想起那句“見字如面”的話。
 
  陳濤:四卷本的《北漂詩篇》中,收錄了大量的詩歌作品。我閱讀這些作品,最大的感受是真實,它們帶著詩人們真切的體溫。對文學作品而言,真實是第一位的。其中很多詩歌,有非常高的品質。這其中,有哪些詩人和作品給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師力斌:多謝你的贊揚,這對我和《北漂詩篇》都是巨大鼓勵。俗話說,民間有高手。這里涌現了一批優秀詩人,如宋莊的畫家詩人,皮村新工人文學小組的詩人,還有在北京各處從事各種職業的優秀詩人。涌現了一大批觸動人心的詩歌作品。特別是一些年輕的新人新作,情感充沛,技法老道,是我和安琪在編選之前萬萬沒有想到的。
 
  90后詩人劉浪的詩,沉穩智性,外柔內剛,戲劇性與敘事性完美結合,讓我看到了當代詩歌觸摸時代的能力與水準。劉浪以一首反映出租屋生活的短詩《由于狹小》“引發微信朋友圈的共鳴”:
 
  由于狹小,屋里的每件東西都有多種用途
  唯一的桌子,既是飯桌也是書桌
  僅有的窗戶,既用于采光也用于眺望
  那扇門,一旦關上就沒有另外的出口
  這張床,是他們爭吵的地方也是他們和解的地方
 
  王金明呈現了“北漂”族本雅明式的震驚體驗:“地下是沒有四季的道路,睡著了也可以被帶到下一站”(《北漂第一年》),“不要忽略最微小的悲憫/你安窗戶的時候/神透視過你的肺腑(《今夜》),“他相信,大部分創造,都源于/對自己命運無望的人”(《公司創業者》),“鋼鐵的車廂每天反芻著人群/人世的味道晃蕩著時光隧道/玻璃幕墻露出事物內部的臉/熟視無睹又面目全非/所謂高峰就是集體出工收工/這最盛大的傳統解說著時代/多少祖傳的農人移居到樓群中/像落葉讓靈魂成群結隊又互不相識”(《城中記》)。
 
  花語對生活固執的愛讓我鼻酸:
 
  就越來越多地同情那些
  有瑕疵的事物
  比如,縫補多年
  依然清晰的裂痕
  陶醉的青瓷,劃手的豁口
  咬人的貓
  凋謝的玫瑰
  刺出血珠前的蠻橫
  ――《當我越來越多地看到自己的短處》
 
  當我看到王邦定《下班的路上》,“北漂”者生存的不易深深震撼了我:
 
  西四環,從北向南
  右車道一男子
  貼心抱著周歲模樣的嬰兒
  單手開車
  看著,看著
  我淚流滿面
  那年,開始北漂
  那年,孩子成了留守兒童
   
  陳濤:這些作品也都有給我留下比較深的印象。它們平白如話,卻內含張力,有著一種深刻的無奈與落寞。恕我直言,剛才這些詩歌都偏冷色調,可否再告知一些讓我們內心感覺到溫暖的作品?畢竟,溫暖也是一種力量。
 
  師力斌:“北漂”詩歌的色調豐富,色彩絢爛。確有一些因生活冏狀,偏于暗淡清冷。但也不乏色調明麗、溫暖可心的詩作。比如,張祈筆下的生活有著鮮明的現代性審美觀念,及高度的藝術性,糾結而又溫馨,破碎而又圓融:“明天它們是否還會振翅起飛/——那顆不時被充滿被移空的心/又將要向著哪里翱翔?”(《夜色中的停機坪》)。“我走過珠穆朗瑪/我放牧賀蘭山下/我撫摸野草的絲綢/我咀嚼凋零的花兒//我聽到一支歌謠/來自大地深處/——宛若燦爛的星河/它從巖石的胸膛涌出”(《獨白》)。這首詩開闊有力,讓我忽生現代王之渙的幻覺。張祁詩歌不但寫出了奔波與疲勞,也寫出了停駐與安慰,不但呈現了破碎與憂傷,也喚醒了幸福與希望:
 
  溫暖如節日的問候
  在融雪的初春夜晚傳來
  嫵媚的焰火,雜亂的鞭炮
  燈光明亮的餐館
  這一切都使異鄉的游子
  感覺到一種淡淡的憂傷
  其中混合著難以言及的
  希望與幸福
  ——張祁《溫暖如節日的問候》
 
  再如張華《某農民工》對家庭和愛的信仰:
 
  為了一份糊口的工作,忍辱負重
  為了一處棲身的蝸居,幾平米就夠
  苦,不算啥。累,不算啥。痛,不算啥
  只要心里裝著一個完整的家
  在空閑的時候,學學城市人到公園里走走
  左手牽著愛人的右手,右手拉著兒子的左手
  圍成一個小小的圈。愛
  就在其中
  還有很多卑微可貴的信仰:
  我認為源于內心的包容
  可以穿透所有的鋼筋水泥
  ――胡松夏《快遞哥》
 
  好吧讓我來讀出這封自天而來的雪信
  治好公元二〇一七年前的全部糟情緒
  告誡你:善是好的,惡也是好的
  并在此信末尾標注:反對一切壞
  ――蘇明《我如何在詩歌中生存》
 
  李飛駿寫出了一個詩人令人動容的堅守:
 
  他們可以扒下一個總經理事業的西裝
  但無人能扒下一個詩人良知的底褲
  ――《人物志:詩人老賀》
 
  馮朝軍《微信里一片潔白》寫出了期冀:
 
  ——我信這擁擠的地鐵
  每個人都懷著一片雪,只待我們相識
 
  袁豐亮《清晨的光亮》借麻雀的羽翅寫出環衛工人的光亮:
 
  我看到,早起的路途
  又多了一種絢美
  麻雀張開的翅膀
  飛高了
  飛起,又落入凡間的樹上
 
  還有馬躍《煤礦掘進工》:
 
  在黑暗里
  掘太陽
  用鍬掘
  用炮掘
  用雨掘
  用命掘
  用黑臉掘
  用白牙掘
  用倔強掘
  用不屈掘
  在地心里
  掘出火
 
  安琪在《后記》中說,2019年卷《北漂詩篇》以煤礦工人馬躍的詩作《煤礦掘進工》開篇體現了編者對勞動的尊重,黑暗中勞作的煤礦掘進工,心中有光明的信念,他們是在掘火、掘太陽,用倔強掘、用不屈掘。如果說馬躍收入2018年卷《北漂詩篇》的《煤礦工人》一詩更多感傷、更多抱怨、更多苦澀、更多無奈、更多不平的話,則今年的《煤礦掘進工》則更多自信、更多面對、更多勇氣、更多力量、更多擔當。這也是北漂群體面對生活的真實:叫苦不是辦法,奮斗才是出路。
 
  特別是皮村新工人文學小組的詩人們,更是寫出了1980年代以來少有的團結、進取、溫暖、樂觀的格調。這些詩作,都在漂的情境中寫出了普遍關懷,超越一已之思。雖不是大庇天下寒士,但也有推已及人,令人動容。
 
  還有很多優秀的“北漂”詩人,恕不一一。
 
  陳濤:關于《北漂詩篇》,我認為它不同于一般性的詩選,它的價值并不僅僅是文學性的,同時還是社會性的。不知你如何評價這一系列詩集?
 
  師力斌:我特別認同你的判斷。《北漂詩篇》是當代詩選中獨特的詩選。如果用一句話來概括,我想說,這是一本勞動者的詩記。不是名家詩選,不是獲獎專集,這里雖然也有名家,但他們都是以北漂的身份出現。不是靠臉吃飯,而是靠手吃飯。這些詩人都是自力更生的勞動者,從事各種行業,有的直接就是手工勞動者。
 
  勞動者最光榮,真正落實在文化上,是一個非常復雜、非常困難的事情。我們都知道糧食重要,但種糧的農民很難成為明星。都知道房子重要,但有幾人知道自己住的房子是由誰蓋的?唯其難,唯其珍貴,我們才致力于此。正如杜甫的三吏三別是勞動者的史記,北漂詩篇也是勞動者的詩記。他們在歷史長河中,一剎那間的感受、面貌、情緒,其實都是歷史的珍貴浪花,這些詩句正是這樣的浪花,停駐,定型,浮出水面,被人們看到。我們捧出的不是長河,而是一朵朵長河中的浪花。他們聚集在一起,便有了壯觀的景象。我的第一篇序言用“北漂一族的文化想象和精神地圖”作為標題,即是此意。
 
  批評界的不少評價關注到了《北漂詩篇》的社會歷史文化價值。
 
  詩評家程一身說,與其它反映北漂族的書不同,《北漂詩篇》首先是“我的詩篇”。在這里,北漂者不再是報告文學、小說或劇本中被他人描繪的對象,而是漂泊者自身的書寫,這就廢除了間接的代言人,使漂泊者與寫作者達成了統一,從而保證了生活與寫作之間的直接性、鮮活性和復雜性,并增強了作品的真實性。其次,《北漂詩篇》是靈魂的詩篇。……當然《北漂詩篇》也是命運的詩篇。
 
  批評家胡一峰說,“在書中,我讀到了一種創造中國新文化的努力”,“我以為,北漂當然首先是戶籍意義上的,但同時也是文化意義上的。”
 
  批評家張利群寫道:北漂,由名及形,由形及性。收入此書的作者,讓我看到了他們“身在路途時,心在修行中”的身影。每一個北漂族,背井離鄉,視他鄉為故鄉,拋小家,尋大家,棄安逸,求苦索。為心中志想,為心靈安寧。明知沙塵裹身,明知前路漫漫,卻依舊以身相試,前赴后繼。大有一種滄桑悲涼,卻又極度樂觀浪漫主義的情懷。
 
  張德明教授認為,“北漂詩歌是具有現實感和歷史性的動人之作,是錄寫現代人真實生活境況和內在心靈軌跡的當代‘史詩’”。
 
  有媒體說《北漂詩篇》是詩歌版的“北京志”,是北京文化的新地標,我很認同。
 
  陳濤:我想經過持續多年的編選,你對“北漂”詩人群體有了相對深入的了解,你如何看待這一群體?詩歌對他們意味著什么?
 
  師力斌:從一開始的偶然試水簡單了解,認為這是一個新的、被忽略的詩人群體,到后來的持續編選深度關注,對這個群體的理解越來越深。“北漂”詩人是一個數量龐大的新文藝群體。歷史上也有新文藝群體。在唐朝,相對于賀之章、王維等朝中名人,李白、杜甫可能屬于外來的京漂詩人,是新文藝群體。“北漂”詩人亦然。新文藝群體帶來新詩歌,新文化,還可能產生新創造。他們不被流行文化所淹沒,堅守自己的表達,保持文化上的多樣性和豐富性。像皮村新工人文學小組所在的城中村,非城也非村,是城也是村,正是這種非彼非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新城市社區、新文藝群體,可能蘊藏著新的文化創造活力。
 
  我們在談論詩歌的時候在談論什么?對于北漂詩歌而言,詩歌首先是一種生活方式,文化方式,改變和塑造著詩人們的生活和情感,這比單純的詩歌寫作更值得關注。《北漂詩篇》是詩人們在北京生活方式的呈現,是他們文化認同的一個媒介,一個平臺。某種程度上,是《北漂詩篇》發現了北漂詩人,在此之前,這些漂泊在北京的詩人們有過“盲流”、“北漂”、“農民工”、“自由職業”“進城打工者”等各種名稱。現在,北漂詩人使他們找到了認同感。每年《北漂詩篇》的首發式或者詩朗誦,其實是詩人們的交往的節日,很多詩人自發從京城各地聚攏而來,會后又回到原來的生活。宋莊詩人花語主持的花語詩社,聚集了一批詩人,舉辦的詩歌年會、畫展等活動,成為詩人們抒發心聲進行交流的一個平臺。
 
  陳濤:你剛才提到了皮村,我也曾經去過那里,見到了范雨素、小海等人,還與他們做了一場交流。他們是一群對文學充滿熱情的人,雖然他們的生活不易,但是每個人都給我一種樂觀與淡然,我想,這也是文學的力量。關于皮村,你有什么特別想講的?
 
  師力斌:朝陽區金盞鄉皮村新工人文學小組的出現,令我眼前一亮。我想多說幾句。這正是新文化群體的典型代表,有著新文化創造的潛力。該小組成立于2014年9月,發起人是社會工作者付秋云。小組集中了一批“北漂”詩人:孫恒,許多,小海,萬華山,范雨素,苑偉,郭福來,金紅陽,寒雪,徐良園,王春玉,張鈺,李若,寂桐等。范雨素是皮村新工人小組的知名學員。因一篇文章《我是范雨素》在網上走紅。文學小組常有講座。來自北京大學的年輕教師張慧瑜以及其他北京院校的一批教師學者,先后成了這里的志愿者老師,利用周末前來上課。2019年五一勞動節,編輯出版了《新工人文學》刊物。2018年起,小組創辦了“勞動者文學獎”,旨在“達成更多勞動者的文學訴求,倡導勞動的尊嚴與價值”。2020年10月16日晚,小組成員應邀參加了董卿主持的央視朗讀者節目。
 
  在社會學和思想史的意義上,這幫聚集在北京皮村的打工詩人,呈現了1980年代以來完全不同的文化想象。他們不僅寫出了打工生活的另一番面貌,而且重新提供了有關集體、互助、友愛、平等、進取、樂觀等新的價值觀。集體的想象,是皮村工友之家文學小組成員詩歌寫作的重要方面。苑長武《這里是皮村》是一個代表性的文本。“村里來了一群有夢想的年輕人——/一個背著吉他走天下的河南人/一個普通話說的很爛的江浙人/一個懷揣著相聲夢的蒙古人/一個性格豪放像架子鼓的東北人/一個眼睛比崔永元還小的豫中人……/還有幾個志同道合的打工姐妹/用七萬五千元創辦了一所“同心”學校/新工人藝術團在這里安下了家”。他們還“創辦了同心互惠公益商店”“服務社區工友降低生活成本”。這個文本包含了對集體的強烈認同感,也承載了這個時代進城打工者新的文化訴求。它描繪了北京皮村這樣一個城中村的文化存在,有時候想起來,在三千萬人口的北京城,皮村簡直就是個奇跡。當同一樓道里的居民們形同路人,當一個人數上千的單位的職工在茫茫人海中感到孤身無朋,當瘋狂的網購、熱鬧的聚會、酒酣歌爽等狂歡式消費結束之后頓覺冷清之時,大多數人都會為孤獨凄清所困擾。而皮村這群新工人,以打工藝術團、打工文化博物館、文學小組等流動人口合作型的文化組織,正在創造新的文化,那就是城中村文化,他們提供了超越個人、對付人情冷漠、治療現代大城市病的文化想象。他們舉辦的打工春晚正是這樣的代表。勞動者自己就是演員。打工春晚的美學,是勞動的美學,意在將普通勞動者,特別是體力勞動者,快遞員,建筑工人,服裝工人,電焊工,裝修工等的生活審美化。這些形象粗厲,扎眼,缺乏專業化訓練和鏡頭感,卻自己創造了文化表達空間,塑造了一種崇尚團結互助、推崇勞動光榮、鼓勵積極創造的新的勞動美學。
 
  孫恒的詩歌是這種新文化的代表性表述。“他不唱富人有幾個老婆,也不唱美女和帥哥 / 它只唱咱窮哥們兒的酸甜苦辣,它只唱咱自個兒的真實生活”“它不唱晚會上的靡靡之音,也不唱劇院里的高雅之歌 / 它只唱黑夜里的一聲嘆息,它只唱醉酒后的放浪之歌”(《我的吉他會唱歌》)。孫恒《團結一心討工錢》《天下打工是一家》這樣的詩歌,一方面是打工者為生計而斗爭的寫照,一方面更是團結這一觀念的呈現。它在個人的文化想象中重新表達了團結互助的可能性。
 
  想象一個可以抱團取暖、互助友愛的集體,是新工人詩歌的特點。正因為有了皮村文學小組、打工藝術團這樣的集體支撐,他們的詩歌才表達出自豪與自信。“80后”新銳詩人小海(非彼小海)才寫出了這樣的詩句“我現在依然還要無比驕傲的告訴你/我又多了一個絕對高逼格牛頂天的龐大稱謂/北漂”(《一個北漂的自白書》)。孫恒在《勞動者贊歌》中大聲地喊出了“勞動者最光榮”的呼聲,很可能說出了千千萬萬普通打工者的心聲。打工藝術團另一位重要代表,立意為普通勞動者歌唱的歌手許多,他的《生活是一場戰斗》則將打工生活積極、樂觀、進取的精神傳達出來。聯想石一楓中篇小說《特別能戰斗》,這些不同的文本共同傳達了我們這個時代潛在的、新穎的精神狀態,具有可貴的思想價值。我更愿意將之看作治療現代化城市病的新辦法,比處處販賣的心靈雞湯更有價值。皮村打工詩人群體的實踐有力地證明,獨立自主的個人奮斗,與團結友愛的集體精神,在現代化、城市化、全球化時代的中國,同樣大有用武之地。
 
  陳濤:《北漂詩篇》準備繼續編下去嗎?有沒有一個目標?譬如十卷?關于這系列詩集,你最喜歡,或者說你希望聽到大家怎樣的評價?
 
  師力斌:眾多北漂詩人熱切期待這套書能編下去,五卷,六卷,七卷,八卷,一本本出,當然激動人心。但是,要考慮到出版社的承受能力。我也希望有更多的人關注這個項目。2020年,該書被評為“中國言實出版社25周年最具影響力叢書”。
 
  我最希望聽到人們多年以后還會說,《北漂詩篇》是良心之選,價值之選,是一套好詩選。《北漂詩篇》幾乎是零投資的“北漂”博物館,將幾百位“北漂”詩人的生活永遠留住。這里邊紀錄了他們的住所、出行、衣食,社會交往,以及喜怒哀樂。有的是持續的,有的是某些片斷、瞬間。像阿琪、阿鈺這樣的詩人,已經離開了北京,到全國游歷,但他的詩歌卻依然保留著他在宋莊的詩歌書店和他的小院。《北漂詩篇》這座紙上博物館還原被歷史遺忘的一些東西,提供大歷史、名人史所缺少的歷史細節。試想,如果不是《醉翁亭記》,我們很難想象歐陽修當時的醉態和山中行跡。如果不是《詩經》,我們更無以想象兩千年前先人們的生活圖景。藝術批評家牧野認為:“詩人師力斌、安琪主編的《北漂詩篇》更像一部‘靈魂收容所’,“相信在時間的長河里,《北漂詩篇》一定與《朦朧詩選》《中間代詩全集》一起,構成社會轉型期的三部曲。《北漂詩篇》的重要性恰恰在于,它是兩位詩人以觀察者的眼光采集到的眾多飄忽不定的靈魂,為時間留下了精神的真相。我想這是一部向19世紀法國巴黎致敬的詩書,相信所有北漂者,無論文人還是旅行者,都會認同這一觀點的。”
《北漂詩篇》第四卷首發式暨朗誦會合影
 
  對談者簡介:
 
  師力斌:筆名晉力,詩人,評論家,文學博士,《北京文學》副主編。1993年開始發表詩歌,曾獲全國首屆新田園詩大賽等獎項。著有《逐鹿春晚——當代中國大眾文化和領導權問題》《杜甫與新詩》。編有《北漂詩篇》四卷(與安琪合編)。
 
  陳濤:中國作家網總編輯
 
來源:中國作家網 
作者:師力斌 陳濤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1/0716/c405057-32159471.html
 
 
国产亚洲日韩欧洲一区